椅子乐团:如果台湾有《乐夏》大乐迷应该请蔡依林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9-13 16:35:05

  在上周六的《乐夏》舞台上,椅子乐团以一首《惦惦的梦》,献给了身体力行支持孩子玩音乐的仲颖的父亲,仲颖的演唱让人十分动容。

  椅子乐团犹如《乐夏》中的一股清流,他们的歌声抚慰人心,在这个夏天,让我们记住了这三个来自台中的大男孩。

  从最初的乐队社交绝缘体,到后来交到了像彭坦这样知心大哥般的朋友,随着比赛的进行,他们在舞台上的表现也越发自如,椅子乐团通过音乐搭建起跟人们沟通的桥梁。

  我们之前找到椅子乐团,跟他们聊了聊乐队的成长经历,以及他们对《乐夏》和创作这件事的看法。

  椅子乐团是一支双主唱乐队,由主唱兼吉他手咏靖、主唱兼吉他手仲颖以及贝斯手伯元组成。三个人是高中同学,在吉他社一起练琴,后来为了精进吉他技艺,他们参加了一些校园比赛,因为比赛要求,他们不得不想一个乐队名,椅子乐团就从此诞生。

  热音社是热门音乐社的简称,据仲颖回忆,参加热音社的人非常多,社团里分乐器组和声乐组,好多人都在争主唱的位置,竞争非常激烈。

  由于热音社的音乐风格和自己的喜好不同,仲颖也就没在热音社多待,转念参加吉他社团,尝试自弹自唱。

  在仲颖加入吉他社之前,咏靖和伯元就已经是社团的成员,他们原本就有一些吉他功底,但听音乐的范畴还是在流行音乐上。高二那年,他们被学长要求抛弃流行音乐,涉猎一些在技巧上更有趣的音乐作品,比如像 Mr. Big 这样的摇滚乐队。

  后来有一位老师给了他们很多的帮助,让他们的视野大开,也直接影响了椅子乐团现在的音乐风格。

  他们甚至还为这位老师写了首歌,名叫《张阿慧》,仲颖说张阿慧是他们音乐上的妈妈,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椅子乐团。

  大概从去年开始,他们三人变成了全职音乐人,跟大部分音乐人一样,他们原本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也有给自己留后路的想法,直到他们认识了椅子乐团现在的制作人黄荣毅。

  黄荣毅跟咏靖是大学同学,在台北的台湾大学念书。在大学期间,他办了一些音乐节,刚好碰到了椅子乐团,通过聊天,他发现椅子乐团三人很迷茫,“那时候乐队文化在台湾也才刚刚开始,因为我马上要毕业了,也做好投入到音乐行业的准备,所以我就打算跟椅子乐团合作,成为他们的制作人。”

  可惜好景不长,2017年,在椅子乐团发布了与黄荣毅合作的第一首歌《建议是看开点》之后便休团了。

  尽管如此,黄荣毅依然与校友咏靖保持着联系,继续合作编曲,在音乐上做出各种尝试。在黄荣毅看来,椅子乐团只有在人员齐整的状态下,才能产生化学反应,于是就把休团之后忙于自己工作的伯元和仲颖找了回来,一起做了《Lovely Sunday》这张专辑。

  黄荣毅在大学读的是工商管理类型的专业,他一直对音乐制作很感兴趣,“我本来也想做乐队的,但因为自己能力有限只能作罢,直到认识了椅子,我希望好的东西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那个时候黄荣毅跟椅子乐团只是朋友,乐队因为现实的原因休团,黄荣毅可能比乐队三人还要难过。

  “我觉得很可惜,所以就一直鼓励他们,一直想办法筹钱,然后再做尝试,结果后来渐渐变成一个计划,然后那个计划就越拉越长,直到现在。”

  说到筹钱,那时候黄荣毅借了一些青年创业贷款,他需要跟贷款机构介绍椅子乐团,写规划书,做PPT,告诉贷款机构椅子乐团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一开始负债蛮多的,大概有70万台币的样子(20万左右人民币)。那时候我跟他们三个一起讨论乐队的发展,做了一个新专辑的计划,虽然这张专辑做出来跟当初的计划差很多。”

  最后,也因为他们的《Lovely Sunday》专辑获得了台湾金曲奖,打动贷款机构,愿意给他们机会,即便是乐队停止活动,休息了一段时间。

  你能在椅子乐团的歌中听到英语、日语、闽南语歌词,这些语言在他们的音乐里随意切换。

  在他们最开始创作的时候,乐队的歌基本上都是用英文写的,后来在创作第一张专辑《Cheers!Land》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要有一些中文的创作。

  “毕竟这才是我们的母语,因为仲颖生长在闽南语系的环境下,所以他创作闽南语算是蛮自然的一件事情。”

  他们在18年创作的《日常的镜头》中有大段的日文歌词,那时候椅子受到了日本的 Yogee New Waves 这样的 City pop 乐队影响,而日语填词部分就交给了从小深受日本二次元文化影响的贝斯手伯元。

  “那一段歌词是一个突发奇想,这个歌的氛围很像一个中年大叔看到可爱的妹子,就会觉得今天也是很好的一天,就这样即兴地写了几句,然后确认了一下文法有没有问题,就放进去了。”

  在《乐夏》的舞台上,椅子是唯一晋级到十强的台湾乐队,《乐夏》对于他们来说,最开始只意味着 “2020年的绝唱”。

  去年的北京麦田音乐节是椅子第一次来北京演出,《乐夏》的编导在台下看了椅子乐团的演出,觉得不错,又追了他们几场巡演,于是决定与椅子乐团联系,邀请他们登陆《乐夏》。

  “我们之前为了看去年那三支台湾乐队,特意关注了《乐夏》,节目呈现的效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都很喜欢,所以决定参加这一季《乐夏》。”

  谁知道今年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其实当初他们找我们时候,我们是没有犹豫的,但由于疫情的缘故,我们又重新考虑了一段时间,不过也因为疫情,让我们不得不取消2020年的所有演出计划,所以我们干脆把《乐夏》当作 ‘2020年的绝唱’。”

  如今,作为《乐夏》的参与者,比起去年的观众视角,他们对这档音乐综艺有了更深的判断。

  “这种将观众、乐评人、乐队放在一个平台的机会是很难得的,因为会有一些普通的观众,甚至是没怎么听过音乐的人通过这档综艺了解到这些乐队,我很难想象有一天可以跟大众通过音乐交流。”

  椅子乐团对乐评人的看法也颇为积极,他们认为尽管乐评人和乐队往往不在同一个立场,但把他们双方的意见抛给观众评判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

  当被问到,如果台湾也有《乐夏》,那谁最有资格当乐评人,谁又能坐在大乐迷的座椅上的时候,乐队三个人给出的答案各不相同,但都十分有趣。

  仲颖说蔡依林有足够的资格当大乐迷,“我觉得她算是女歌手里特立独行的那个,每次的新专辑都能给听众带来惊喜,而且她后期的歌都是自己在参与制作,所以我觉得她的 sense 一定足够当大乐迷,甚至还能给乐队一些建议。”

  椅子以一首《Rollin’ On》在《乐夏》舞台登场,这首歌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

  “我觉得《Rollin’ On》算是很能代表我们的一首歌,那时候乐队刚好重组,但其实我们都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也没有完全确定要一心铺在乐队上,所以我们只有周末的时候在一起排练、录音,但整个创作过程很开心,就像是自己觉得一件事能办成,全世界都会帮你似的。”

  因为这张专辑的成功,让他们获得了第三十届台湾金曲奖,也成就了如今在《乐夏》舞台上歌唱的椅子乐团。

  他们说获得金曲奖之后,除了引来了一些商业上的关注,乐队其实并没有改变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心写歌,努力创作。

  《Rollin’ On》就像是椅子乐团的故事缩影,他们三个也会一直坚定的走下去,Rollin’ On。

  在他们7月24日发布的新歌《巴黎德州》中有一句歌词 “我深爱追逐你的那个自己”,也很好地诠释了乐队现在的状态。

  “其实写歌的历程就是这个样子,会依赖某个灵感迸发的时刻,好像自己就是为了那一刻而活。有时候,你不知道追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能就是追逐本身。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不断创作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