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禁止游戏中使用英文术语!傲娇的法国人:法语必须纯洁无暇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8-06 23:06:15

  当网络上流行着你看不懂的词语,或者比你年轻的人在用一些你听不懂的词汇聊天时,你会怎么做?

  可能有的人会像一些不愿服老的“90后”们那样,手拿《“00后”拼音缩写大全》一边对照一边继续冲浪;有的人则会“看不懂就放弃”地转身离开。

  但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两个选项他们都不会考虑,而是会直接选择“禁止”——因为完美的“莫里哀的语言”(法语)必须纯洁无暇!

  随着电竞在全球的发展越来越迅猛,很多类似电子竞技(e-Sport)、主播(streamer)这种行业的专业词语被使用的越来越广泛。这些词语在不同的语言体系中叫法不同,而为了省事儿以及便于沟通和传播,很多国家也就直接搬运了英语的叫法,就像“沙发”一词的由来一样。

  本来,法国也是直接使用英文词汇的,但是近日,法国文化部却觉得这么做不妥,为保证法语的纯粹性,法国政府发布了新的《电子游戏术语使用规范》,建议将充斥着英语词汇的“游戏黑话”全部用经过批准的法语版本替换掉。

  法国文化部解释称,电子游戏领域充斥大量英语词汇,可能会对非玩家群体造成理解困难,为此,专家们在电子游戏网站和杂志上进行了搜索,查看是否已经存在已经约定俗成的法语术语。该部还表示,修改的总体思路是让人们更容易沟通。而和以往不同的是,在该规定的官方公报上明确写出“对政府工作人员具有约束力”。

  这一规定立马引发了英国媒体的关注,英国《卫报》在报道中写道,“(对照表上的词汇)有一些修改后的表达方式有明显的翻译痕迹。”

  BBC则在报道中介绍了守护法语的“法兰西学院”(Académie Française):“这里的40名成员甚至穿着刺绣制服,并配有礼仪剑——看起来像是2014年《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 Unity)等游戏中的装备。该机构一直致力于反对将英语单词引入法语。然而,之前用‘laccess sans filàinternet’取代‘le wifi’的努力并没有成功。”

  法媒《费加罗报》的相关报道下,一位网友评论道“法兰西学院这类组织还一个荒谬之处在于,那些上流社会的人认为自己知道正确的语言,可以教育人民。但这十分可笑,因为法语是有生命力的,并且在不考虑老顽固意见的情况下不断发展。日本人比我们保守得多,但他们却不会因为使用了许多源自英语的词汇而一直发牢骚。”

  社交媒体Twitter上,一位游戏玩家发推文直接说道:“我是法国人,我觉得这绝对是荒谬的,没有人会使用这些术语。这种类型的禁令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还有人“举一反三”的说,“他们还禁止了Twitter这个词。从今以后,它应该被称为Le Gazouillement。”

  也有英国网友赶来表示“这么说英语可能要至少禁止10000个单词,因为这些词的词根都来自于法语”……

  不过也有法国网友对此表示赞同:“法语本身就是一种复杂而美丽的语言。事实上,世界上的每一种语言都应该保持其珍贵而惊人的独创性。”

  还有不少评论则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法兰西学院:“反正没人会听法兰西学院的。”

  今年二月份,法兰西学院发布警告说,法国公共和私人机构越来越多地使用英语可能会导致沟通不畅,甚至可能破坏社会凝聚力。

  “许多英语词被用来代替现有的法语单词或表达方式,不可避免地导致法语对应词逐渐消失,”该机构说,“除了时尚和体育,毫无疑问,互联网和数字领域最明显的被‘英国化’了”,该学院指出,英语单词本身“经常被扭曲”以适应法语的发音或句法,导致“产生了既不是英语也不是法语的混合形式”。

  该学院还表示,过度使用英语有一个矛盾的后果,那就是有可能造成法语词汇的贫乏和部分公众之间越来越多的歧视。

  不过,却有人重提了2021年底,小马哥曾聊起“让2022年成为‘法语之年’”。

  2022年上半年,法国将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在上任之前,法国已经非正式地告知,将利用这六个月的时间来推动在欧盟内部使用法语。

  其实在1980年之前的数十年中,法语一直是外交通用语言,尤其是在欧洲。后来,美国在世界事务中更直接的参与使得英语使用越来越普遍,即使在欧洲也是如此。然而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在英国脱欧之后,法国一直坚持在欧洲要更多地使用成员国自己的语言,已经有大量口译员和笔译员开展翻译工作。

  法国毫不掩饰地希望,一旦英语被搁置一旁,法语将自发地重新确立自己作为通用语言的地位。与此同时,这肯定是发生在法国担任轮值主席国的六个月期间。所有欧盟理事会会议及筹备会,还有新闻发布会,可能都将用法语召开。

  目前,法语、英语和德语是欧盟的三大工作语言。法语和英语是欧洲理事会的两大工作语言。据欧盟统计,约80%的欧盟委员会雇员的第一、第二或第三语言是法语。

  但是,“法语化”和“去英语化”好像并不能混为一谈。如果保护语言的代价是增加沟通成本的话,不知道民众最终会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