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利重要名藏明清古典家具撷珍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8-19 16:19:30

  圈椅四具,造型、尺寸相同,从其靠背板木纹来看,应是自同一木料剖解而成,显为成堂之具;各自成对流传,数百年后终得聚首,亦属传奇。

  黄花梨制,纹如火焰,甚为艳美。靠背上部雕饰如意形开光,造型饱满圆润,铲阴线后间隔出一道阳线形成轮廓,内铲地浮雕为抽象的团身双螭,造型对称,身躯随如意形勾卷,头部相连,尾部拱起一个石榴纹。雕刻刀工娴熟,层次丰富,在整个素气的圈椅上取得画龙点睛般的效果。

  软屉,冰盘沿造型简练,仅下方起锐利的翻边线一道,薄而挺。腿足外圆内方,前方设券口壸门牙板,沿边起扁线,至中间衍化为交缠的卷草纹,草叶舒卷,向两侧蔓延。

  腿足间装步步高赶枨,前枨扁阔,为踏脚枨,因年久踩踏,磨损较多,显现出明显的时间印记。

  圈椅源自凭几与杌凳的结合,唐代已有,明时盛行,又称“栲栳样”,因其椅圈圆转如栲栳而得名,且明代时亦名“太师椅”。这种独特的中国椅具,亦甚受西方设计师青睐。

  2.保利艺术研究院编,《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下)》,编号 932,北京,文物出版社,2020年

  有束腰方桌是黄花梨为代表的明式家具体系中常见的品类,在清式宫廷家具体系中反而少见,属于明式家具向清式家具过渡的造型。此紫檀方桌尚保持明式家具简练风格,深紫色的紫檀莹润如玉,高贵典雅,与婉转流畅的纹饰雕刻相得益彰。

  冰盘沿造型肥厚,兜圆后内收,压边线,与明式线脚不同,是清代宫廷家具饱满圆润的特征。

  高束腰,其上转角处浮雕结子花,铲地浮雕西番莲纹,中为四瓣花,两端延伸出苕茛叶。束腰下有极细的托腮一道,与上方压边线呼应,并与牙板一木做成。

  下方另设一道宽牙板,浮雕西番莲纹,边缘随花叶波折,中间为丰硕花头一朵,往两端延出苕茛叶,花叶繁华舒卷,仰俯变化,并穿插果实、花朵等,层次丰富,有强烈的洛可可装饰意趣。

  方腿足,沿边起线,与牙板交圈,腿足底端内翻回纹方马蹄,为典型清式家具符号特征。

  与之成堂的另一对紫檀西番莲纹方桌,为香港著名收藏家陈玉阶(Y.C.CHEN,1922-2012年)所藏。推测此桌当年为一套四件,分置各处。从其显著的风格来看,当出自宫廷无疑。

  此椅座宽64.5厘米,为少见的大型四出头官帽椅,尺寸介于大禅椅与普通官帽椅之间,造型为经典明式,气势开张,造型舒展,颇为难得。

  水牛头式搭脑,中间枕部扁阔而高耸,上做脊线一道,下方突出,并与靠背板自然交接。搭脑两端下垂后又往上、往后上扬,颇为飘逸。

  后腿往后呈C形后弯,扶手、鹅脖三弯,鹅脖退后安装,不设联帮棍,故更显大椅之空灵。

  座面软屉。腿足挓度较大,更显开张、稳固。前方设券口牙板,弧度优雅,往两边波折。侧面装素刀牙枨,下方设双赶枨,这种做法常见于早期柴木家具,在黄花梨等硬木家具上较为少见,所见则多为风格较早者。

  四出头黄花梨南官帽椅如此做法者寥寥,艾克《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收录一件四出头官帽椅,与之类似。

  独板面黄花梨案子多为长的翘头案或架几案,短的反而少见。此案短而敦实,用料粗硕,造型硬朗,如同石案。

  独板为面,冰盘沿端正方实,只下方微微内收,这样既增层次之变化,又不失其端庄效果。小翘头弯如鸟喙——一般所见大案的翘头都喜设大翘头,以助轻扬之势,免于沉重;而小案翘头却以小为宜,不减其厚重,而稍增灵便。

  扁方腿足,用料亦奢。牙板阔绰,亦较常见牙板厚。牙头处锼镂为卷云纹,波折连连,云头卷如鸟喙,圆转如意,与翘头遥相呼应。两侧卷云纹相合即为倒垂如意云纹。

  卷云纹条案是明式家具中甚为经典的制式,尤其在苏州东山榉木家具中甚为常见,制作历史悠久,时间跨度数百年,然而其他材料制者少见,黄花梨所制者,远少于刀牙板等造型。此案属于卷云纹条案中较厚重者,应是可承佛像等重物,作小供案使用。

  竹是中国传统纹饰中喜闻乐见的题材,以竹节纹作装饰的明式家具,是指以木材雕琢后模仿竹材制家具的效果,不喧不闹,暗含设计巧思。

  明式南官帽椅成对,高靠背式,直搭脑,颇得清癯之味。周身均斫圆并雕刻竹节装饰,应用得度,并因材料的粗细、位置随形安排,既取得装饰效果,又不害其形,不遮掩结构之简练优美。

  C形靠背三攒式,上部浮雕如意纹开光,中部镶嵌素板,下部装亮脚牙板。靠背横竖枨双面工,皆雕为双竹并列状,且竹节高低错落,自然变化。

  座面软屉,边框侧面雕琢为竹节状,转角处刚好雕为竹节,余处竹节相错,富于变化。紧挨座面又设裹腿直枨,形成阶梯变化,亦雕竹节纹装饰。腿间则设细秀的高拱罗锅枨,抵在裹腿直枨上,与竹制弯枨外观酷肖。

  腿足下方设赶枨,前枨为踏脚枨,下方附牙条,雕为一条通长的竹竿,牙头处雕为一节半竹竿,形象生动。余三面赶枨平齐,并做成裹腿枨效果,亦源自对竹材家具的模仿。

  以竹节纹装饰的家具,在清式紫檀家具中见有数例,明式黄花梨则甚为少见,相近者可见费立哲神父旧藏黄花梨竹节纹圈椅。

  软屉,扁圆腿,四腿八挓,以夹头榫与牙板结合。牙板颇为阔绰,铲地沿边起皮条线,再内铲细阴线一道,至牙头处微翻小花牙,两侧相合略成如意状,边线至腿足处则延为相背的拐子纹。

  双人凳又名条凳、春凳,用途多样,随意摆放,可坐可卧,甚至可充承具,作摆放物品之用,是颇为经典的明式家具品类,然传世所见实例较少,所见则往往不凡。

  此椅成对,黄花梨制,为甚为罕见的矮梳背椅,且椅面作扇面形,甚为新奇,目为孤品;亦有强烈的仿竹材家具特征,较为繁复,从其富于设计和空灵造型来看, 颇有江南韵致,应为搁置园林、书房或闺阁所用的家具,有点缀室内空间之用。

  矮靠背,随座面弧弯,座面上附横弯枨如同地栿,在其与搭脑间设竖棂格,斫细如竹。

  座面软屉,劈料做法,后大边外凸,余三面内凹,为前窄后宽的扇面式,概此椅摆放时可四具成堂,中围圆桌。

  圆腿足,上端附一弯枨如垛边,在与下方的弯枨之间设矮佬,正面矮佬间装以一木掏挖而成的切角长方形卡子花,形成如同建筑横楣造型的构件;侧面下方弯枨安装位置提高,只设矮佬,一任空灵。弯枨下方与腿足赶枨间,设券口牙条,作细圆枨状,上方转角处亦做成切角造型。

  腿足下方设裹腿弯枨式赶枨,四面平齐,劈料做,前方半许已经踩磨殆尽,可见使用时间之久。

  桌面攒框镶两拼板心。矮束腰与牙板一木连做,牙板用大料斫挖,中间素直,至两侧以大弧嘴与腿足相交,矩形腿足亦挖大弧度与牙板呼应,且自上而下渐细,至末端内翻马蹄。牙板、腿足沿边起阳线,强调轮廓线条变化。

  有束腰、马蹄腿条桌是甚为普遍的一种明式家具制式,且多附有罗锅枨或霸王枨充结构之需,此例因束腰比常见者窄很多,牙板弧度较大,与腿足接触面变宽,支撑作用更强,且兼较为低矮,故可以不设罗锅枨或霸王枨,取得空灵秀气的效果。

  两屉橱黄花梨制,面镶瘿木,置抽屉两具,兼备承具和庋具两种功能,上可放置炉瓶盒等清供,下可贮各式杂物,造型简练,比例秀美,明风浓郁。

  案式结体。面框内外圆角,面心镶深色瘿木,晕节纹细密,与面框形成质感、色彩的对比,颇耐观鉴。

  正面腿足间设横枨两道,两抽屉上方者较高,铜菊花形垫片、桥钮、花叶形吊牌。

  角牙均挖成刀牙板状,既起稳固结构之作用,又可保持视觉之均衡稳定,如同建筑中雀替的应用。

  两屉橱或联二橱、联三橱、闷户橱等见于明代版画,但传世者少,盖多为软木制成,难得久长,黄花梨制者少见。

  方凳以黄花梨制成,软屉。边框倒圆,看面做成混面,与下方的圆包圆结构呼应。面下附一周垛边,并包住腿足,宛如与边框劈料做而成。

  圆腿足,直落于地,其上部另设裹腿直枨勾连,形成圆包圆结构。裹腿直枨与垛边之间,每面皆装两组双环卡子花,予人一种充满弹性、活波自由的感觉。

  圆包圆是明式家具中甚为经典的制式,其源自对竹藤类家具的模仿,简练大方,给人以浑圆而充满张力的感觉。

  如前例所示,有屉板的平头案是较为少见且特殊的样式,是在平头案的基础上,在腿足中上部另设横枨,攒框装搁板的做法。这类案子尺寸皆不大,长和高皆不足80厘米,灵巧可人。其功用说法不一,有说为孩童读书用的书桌,也有观点认为是供香的香几,下方搁板陈设焚香用具。

  此例攒框装独板黄花梨面心。牙头斫挖成卷云纹,波折明显,云头处尖锐挺拔,整体保持素朴,不起线装饰,形成挺拔干练的效果。屉板安装位置偏高,使得平头案的重心偏高,给人以轻盈之感。

  艾克《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收录一件有屉板平头案,与本例极为相似,后经其夫人曾佑和先生捐赠恭王府。

  紫檀长方凳成对,选料甚佳,“S”形牛毛纹遍布,纹如虎皮、水波,尤其凳面处更佳,亦有将这种紫檀称作“豆瓣紫檀”者,这是极为细密且油性重的紫檀,一般出现在清中早期的宫廷家具上。

  软屉面,边框侧面起素混面双压边线,束腰与牙板一木连做,束腰打洼,与牙板自然柔和相交。

  直牙板,腿间连以直枨,直枨和牙板间置矮佬,交接处皆做成弧嘴,曲线柔和交接,牙板、矮佬和直枨在每侧围成两个并列的长方形开光,有装饰效果。腿足方正,下方内翻马蹄腿,马蹄扁矮而敦实。

  一般所见清代紫檀杌凳,多施雕刻,形态复杂,此对长方凳造型简练素雅,属于明式向清式过渡的样式,应是清康熙至乾隆早期所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