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终得南官帽椅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7-04 03:46:22

  除了画画,画家徐累最感兴趣的是收藏,古画、当代艺术、家具以及摄影,他说这些东西是可亲近之物,有他们的陪伴,生活品质会变得不一样。徐累聊起他的收藏,那可比谈艺术来得更加起劲。

  单说家具,徐累自认为是个“椅子控”,他收罗不同时期的椅子、路易十五式的藤椅、成套的压花皮餐椅……以至于他直叹不能再买了,家里没地方放了。他十多年前在上海觅到一对柚木框皮沙发,回来擦洗发现后面分别镶有铜牌,上面刻有“联华影业公司”字样,原来是蔡楚生、阮玲玉的旧物。联华影业公司在1936年解散,这对椅子的确切年份应该在此之前。

  徐累在工作室作画用的椅子是一对明式南官帽椅,核桃木,出自山西。徐累回忆,买这对椅子还是一波三折。在吕家营的老家具仓库参观看到,就觉得有眼缘:“椅子和椅子是不一样的,我喜欢它的规整。”当时因为没有果断买下,回家的时候就开始为椅子睡不着了。第二天返回去,不巧仓库关门了。一个星期三顾茅庐,最终还是凭借执着买到心头好。“因为我画画的桌子很高,这个椅子的高度正好合适,坐着很舒服。”徐累说。

  徐累认为椅子就是拿来用的,光看不坐就没有意义了,在空间中混搭它们,好像在安排不同年代的坐器谈判。他的收藏都作为实用品,不过有一件却很特别,是过去的绣花凳,现在说来也没有什么实际的功能。但这绣花凳令徐累感动的是,踏脚枨几乎要被磨断了,可以想象一个女子在女红劳作中耗去的美好时光。

  当问到徐累为什么对椅子情有独钟时,他引用了自己曾经写过的文字作为回答:“空置的椅子永远在召唤某个身体的填充,因而,它生来就是缺席者的纪念物,影射了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