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旧藏:从芳嘉园到上海博物馆(图)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7-03 02:03:42

  王世襄收藏的明式家具共80件现已全部入藏上博。其中有79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由香港实业家庄贵仑出资购得后捐赠的;另有一件黄花梨小马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由王世襄托人带到上海捐给上海博物馆的。因了这批王世襄旧藏的明清家具补充入馆,使得上海博物馆成为当时国内唯一一家辟有专馆陈列古典家具的国家级博物馆。

  在上海博物馆四楼,有一间以香港实业家庄贵仑的父亲及其叔父命名的展厅—庄志宸、庄志刚明清家具馆,里边展出了王世襄历经半个世纪收拢的明清家具。在展馆进门处摆放的便是王世襄自己言明的那件传世重器—“明紫檀大画案”。而王世襄生前几乎从没有机会一起摆出来过的四把“明紫檀木扇面形南官帽椅”,是举世闻名的最精品,在这里也成套陈列。

  1985年,王世襄出版了彩版的《明式家具珍赏》一书,其中也收录了他自己所藏的大部分明式家具。他收藏的各式家具共80件,这批家具现已全部入藏上博。其中有79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由香港实业家庄贵仑出资从王世襄手上购得后全部捐赠给上博;另有一件黄花梨小马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由王世襄托人带到上海捐给上海博物馆的。因了这批王世襄旧藏的明清家具补充入馆,使得上海博物馆成为当时国内唯一一家辟有专馆陈列古典家具的国家级博物馆。

  据国内研究中国古家具的专家介绍,王世襄所藏的这批家具作为中国明式家具的经典范例,在社会上起到很大影响。“过去人们只把它看做使用品,从未提升到艺术品的高度,通过王世襄的收藏、研究、出版,短短几年内中国的古家具都被发掘出来, 大家纷纷把它作为艺术品保留,抢救了家具文物。”

  1990年代初,香港实业家、爱国人士庄贵仑出资购买了王世襄收藏的79件明清家具,全部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

  据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陈克伦介绍,这件事当时是经国家文物局特批的。国家文物局规定这批家具一件都不能够带出去,必须捐给国家的博物馆。所以这些家具没有到过庄贵仑那里,由上海博物馆派人直接到王世襄家里点收,然后用铁皮火车运到上海。

  对于外界盛传的是以100万美元成交, 陈克伦表示他并不知情,“此事上海博物馆没有介入,是由王世襄和庄贵仑洽谈完成,具体价格也并未向外界透露。”

  庄贵仑是香港实业家,也是香港第一任敏求精舍的会员。他的父亲庄志宸、叔父庄志刚是民国时期上海有名的民族工业家,兄弟二人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做木工,后移居香港。

  时值上海博物馆的新馆在修建中,庄贵仑想对上海博物馆新馆有所贡献,同时也为了纪念其先人。他了解到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比较缺,就有出资购买古家具捐给上海博物馆的意向。

  王世襄曾在《明清家具集萃》序一文中有较为详细的叙述:“时上海博物馆新厦在修建中,机缘巧合,吾友庄贵仑先生在筹划用捐献文物、开辟展馆之方式报效国家,并借以纪念其先人志宸、志刚两先生昔年在沪创办民族工业之业绩。承蒙不弃,枉驾相商。席其志愿,契合素旨;更感其为公解囊,不为私有。世襄则但祈可以所得易市巷一廛,垂暮之年,堪以终老,此外实无他求。故不计所藏之值,欣然将七十九件全部割爱。1993年2月,上海博物馆饬员来京,点收运沪。”

  而据陈克伦介绍,庄贵仑曾向其透露:一、购买家具是王世襄先找的他。二、对于王世襄提出的转让价格,他表示决无二议。

  据一名当时去京点收这批家具的上博员工,原上海博物馆工艺部家具研究员回忆,上海博物馆当时是委托中国革命博物馆将家具运到上海。“我和中国革命博物馆请来的装卸工人来到王老芳嘉园的家门口,王老很谨慎,对于不认识的人是不让随便到家里去的,于是装卸工人就候在外边,由我和王老两人亲自把一件件家具搬出来。天气很热,我和王老都是赤膊上阵。家具搬到家门口,再由装卸工人装上车,运到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大厅里。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按照家具大小去定做箱子,将每一件家具都装到箱子里打包好,再由铁皮火车运到上海。这个过程前前后后共花了二三十天。”

  1990年代后期,王世襄又托人带了一件黄花梨小马扎捐给上海博物馆。“这件家具也被他编进《明式家具珍赏》这本书中,上次为什么没有一起被买走捐给上博呢,因为这件东西他之前送给一位朋友了,后来物归原主,他就将这一件捐给上海博物馆了。”

  据该名研究员回忆,“王老后来谈及此事,说过‘这批家具放在上博我放心,上博开辟了专门的明清家具馆让大家参观,比放在我那里好’。”

  据陈克伦介绍,在王世襄旧藏明清家具充实入馆之前,上海博物馆原有家具藏品百余件,主要以紫檀、鸡翅木、榉木这类木料为主,不过尚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陈列展出。而当时国内的其他国家级博物馆,也都只有零敲碎打的几件家具藏品,要成为一个体系陈列的话都不够条件。

  王世襄收藏的明式家具主要以黄花梨、紫檀等硬木为主,且都为明清家具中的珍品,充实入馆之后,使得上海博物馆的明清家具在数量上、品类上都比较完整,够得上办一个明清家具展,所以在1996年新馆成立的时候,开辟了明清家具专馆用来陈列。

  此前,除了故宫博物院有临时性展览家具外,中国的博物馆中没有一家辟有专门的古家具陈列馆,这也使得上海博物馆成为当时国内唯一一家辟有专馆陈列古典家具的国家级博物馆。

  2000年,上海博物馆又斥资向陈梦家家属征集了26件陈梦家旧藏家具充实入馆。这批家具亦曾被王世襄收入其上世纪80年代编写的《明式家具珍赏》这本书里。

  据上述上海博物馆家具研究员介绍,中国古典家具在古代仅被当作使用品,并未被提升到艺术品的高度,因而一直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古代文人也没有对古典家具进行理论上的研究或文房艺术上的探讨。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到中国来讲学,他认为中国的家具不比欧洲的家具差,收藏了几十件中国明清家具,同时他写了一本书—《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对启发人们重视中国传统家具文化做出贡献。当时协助他研究的中国学者杨耀受其影响,上世纪40年代在北京大学学报上发表了很多研究明式家具的文章。读到艾克的书,可以说是王世襄接触明式家具工艺的开头。王世襄也对古代家具感兴趣,从40年代开始,广泛收集明式家具,他一方面收集实物,一方面自己进行研究。到1985年的时候,出版了第一本彩色图版(之前都是油印稿)的专门研究家具的书—《明式家具珍赏》,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以往都是油印的,全部用彩版印刷之后,人们一看,觉得这么精美的家具以往都被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