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元的鸡娃课桌椅要上市了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5-11 16:43:45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说了几十年的老话表明。“鸡娃”并不是近几年才有的新现象,而是深深刻在每个父母基因里的固定动作。

  父母总想给孩子最好的,过去因为物质贫乏没办法给到的,今天的父母统统都想补上。所以,从安排婴幼儿生活的爱婴室(603214.SH),到先以玩具起家后又涉足儿童教育的高乐股份(002348.SZ),因“鸡娃”而上市的公司确实不少,但专门做儿童桌椅的,这次申请在深交所上市的护童科技可以算是第一家。图为护童科技主要销售产品

  护童科技这家诞生于浙江的企业是家典型的夫妻店,创始人杨润强和太太白艳珍均为浙江大学毕业,估计两人本身也是“鸡娃”大军中的资深一员,所以才更加了解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为人父母之心,最终才找到了儿童桌椅这个小众的赛道。

  从2008年试水儿童桌椅制造,到2015年成立现在的护童人体工学科技公司,再到今年9月底提交《招股说明书》,护童科技以细分市场第一的身份敲响了深交所的大门,争夺“儿童桌椅第一股”的宝座。

  护童科技的故事还在继续,不过目前来看公司产品的故事讲的还算不错。而公司上市前发生在股东之间的故事,也颇耐人寻味。

  首先,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各家“神兽”困在家里,大大提升了家庭对儿童桌椅更新换代的需求,毕竟如何吸引百无聊赖的孩子们自主学习,除了线上循循善诱的在线教育小姐姐之外,线下就要靠新奇美观的硬件来吸引,比如说粉粉嫩的桌椅板凳。

  其次,短期内因政策原因而萎靡不振的在线教育,使得“鸡娃”大军有钱没处花,而儿童桌椅作为替代的学习硬件产品,在很大程度上具有承接这部分消费预算的可能性。所以,儿童桌椅行业极有可能吃到在校教育吃瘪的红利。

  最后,国家鼓励剩余为儿童桌椅制造企业在长期提供了购买生力军。二胎有了,三胎还远吗?再说,生得起二胎,特别是生得起三胎的多数家庭,根本不差儿童桌椅这几千块钱,这波需求将支撑儿童桌椅行业在长期增长。图为护童科技的儿童桌椅,适用男女双娃家庭

  2018-2020年上半年,护童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33亿元、5.51亿元、5.47亿元和2.46亿元,2019、2020年增长率分别为27.17%和-0.71%,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2.40%。跟同样做桌椅板凳的乐歌股份(300729.SZ)近三年26.60%、3.31%和98.42%的增长水平相比,做儿童桌椅的护童科技,确实可能没太吃好这波行业红利。2018-2021年上半年护童科技营业收入与净利润情况

  护童科技《招股说明书》认为,自己在细分行业里是老大,这个细分行业,就是高端儿童桌椅制造行业。公司只有在“单价超过3000元/套的儿童桌椅市场”的占有率才能达到公司号称的53.30%。

  但其实即便抛开“3000元/套”这个门槛条件,儿童桌椅这个赛道本身的容量似乎也并不是太大。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市场的规模仅为130.4亿元,到2025年也只有242.70亿元,且增长率呈逐年下降趋势,4年之后的增长率也只有10%左右,且未来也只会会更低。

  除此之外,在桌椅制造这个其实门槛不高的产业里,其实已经有太多竞争者虎视眈眈。且不说规模更大的乐歌股份(300729),就是还没上市的爱果乐在去年也完成了12亿元销售额,并且在今年完成了C轮融资。

  所以,只在高端(“3000元/套”)、线下这些限定条件下有统治力的护童科技,到底还有多少增长潜力?2019-2024年中国儿童学习桌椅市场规模(摘自护童科技招股说明书)

  众所周知,护童科技是典型的夫妻店,杨氏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公司93.69%的股份和相应表决权。

  而国内上市公司的八卦新闻表明,夫妻店模式对于公司长期发展而言,可不是什么风险低的持股模式,因为我们也见识过太多因实际控制人双方撕逼而影响到公司发展的狗血剧情。当然,我们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护童科技身上。护童科技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风险有关表述

  除了存在这种持股结构的隐患之外,在护童科技筹划上市的过程中,其外部投资人之间也发生过一些有意思的小故事。

  2020年5月和9月,护童科技分别与中证投资(也就是护童科技本次上市保荐人中信证券的子公司)和领石基金分别签订了对赌协议,约定了股份回购、反稀释等特殊股东权利条款。

  不过,识大体的两家投资公司分别在获取了些许好处之后,就在2021年3月与护童科技签订了对赌协议之解除协议,这些好处可能包括以下两点:

  2020年10月,护童科技以资本公积向全体股东共计转增117,161,412股。本次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后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 3.6亿元。其中,中证投资和领石基金分别获得339.76万股和399.52万股股票。

  2021年4月,护童科技以2020年12月31日总股本 360,000,000 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1.15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股利 41,400,000 元(含税)。其中,中证投资和领石基金分别拿到了120.06万元和141.17万元。

  所以,综合下来看,护童科技的问题似乎不仅仅在于公司的赛道容量是否足够大,还在于公司目前的治理结构是否会影响到其长治久安。具体而言,建议重点关注以下两方面:

  不仅要关注护童科技的线下经销模式是否能够吃好赛道发展红利和居家办公最后一口蛋糕,还应当关注在儿童市场和To C业务之外,公司还能不能利用“享学”品牌在全年龄段学习办公和To B端开创新的市场(尽管这块业务目前只占公司营业收入的2%)。另外,护童科技制造桌椅板凳还享受着国家15%高新技术企业的税率优惠,这一点在未来是否还能够持续,直接关系到公司的净利润水平。

  还是要对公司的股利分配等系列政策高度关注,毕竟夫妻店模式下,公司的钱到底是用来分红还是用来发展,可能在家里吃个晚饭就能商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