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的搬运工”年入20亿元“当代镖局”安邦护卫要上市了
点击量:1 发布时间:2022-06-24 23:00:06

  提到“镖局”,大家的印象或许停留在古代或者影视作品,但实际上这个行业一直存在,而且即将跑出一家上市公司。

  近日,证监会网站更新了安邦护卫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邦护卫”)的招股书,公司距离沪市主板上市又近了一步。

  安邦护卫成立于2006年,是全国唯一一家实行集团化运作的金融武装押运公司,主营业务是为银行及其他有押运需求的客户“提供武装押运服务”,因此也被戏称为“人民币的搬运工”。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A股市场尚未有主营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也就是说,如果此次IPO成功,安邦护卫将拿下“武装押运第一股”。而透过该公司招股书,也让我们对这个古老且神秘的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

  资本市场正在集齐各类“搬运工”。继“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登陆港交所后,它的浙江老乡“人民币的搬运工”安邦护卫也在冲刺IPO。

  安邦护卫于2006年成立,总部位于浙江,主营业务覆盖金融安全服务、综合安防服务和安全应急服务三个领域。

  不过,该公司最为知名的还属押运服务,即专人专车为金融机构提供现钞运送、有价证券等贵重物品的押送服务。据官网介绍,安邦护卫是浙江省唯一一家具有武装守护押运资质的省属国有企业,也是全国唯一一家实行集团化运作的金融武装押运公司。

  目前,安邦护卫的押运业务在浙江省几乎处于垄断地位。根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底,浙江省内超七成的押运业务已全部由安邦护卫包揽。

  该业务也为公司贡献了约七成的营业收入。2019年-2021年,安邦护卫的押运业务收入分别为13.92亿元、14.08亿元、14.1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7.07%、72.9%和69.32%。

  营利方面,报告期内,公司的营收和利润实现双增。2019年-2021年,安邦护卫分别实现营收19.58亿元、20.64亿元、21.97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2.76亿元、2.1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331.11万元、1.2亿元及9327.32万元。

  客户方面,安邦护卫八成以上的收入来自银行客户。2019年-2021年,公司银行客户收入分别为16.61亿元、16.90亿元、17.4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01%、82.87%、80.68%。

  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的浙江区域分支机构以及宁波银行,上述客户的销售额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93%、37.15%、35.65%。由此可见,安邦护卫对于大客户的依赖较高。

  招股书显示,安邦护卫在浙江全省拥有1.64万名员工,其中业务人员达到1.57万人,占比高达95.43%。同时,因为行业属性特殊,需要持枪经营,所以对公司的人员管理提出了要求。安邦护卫称,公司员工除了需要全部接受灾害隐患排查、人员急救等科目的保安专业培训之外,还需要接受关于管理、防范盗抢等严格培训。

  高昂的人工成本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公司的盈利能力。2019年-2021年,安邦护卫的人工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76.38%、76.17%、75.98%,占比颇高。同期,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47%、26.04%、23.74%。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安邦护卫员工的学历构成中,整体学历偏低,本科及以上员工数量仅占7.4%。而随着物联网、5G等技术在安全领域的广泛应用,未来也将对工作人员提出更高的要求。

  与此同时,根据招股书显示,安邦护卫目前正在拓展海外业务。2018年2月2日,公司与意大利安全调查公司签订合作交流意向书;2018年9月15日,公司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内政安全部签署安保合作备忘录;此外,公司目前已参与坦桑尼亚中资企业安保服务。

  海外业务的拓展势必需要招聘更多掌握多门语言、精通海外市场及法律的高端人才,而这也将再度提高公司的人工成本。

  资本市场向来更喜欢“性感”的故事。但是,和“大自然的搬运工”相比,“人民币的搬运工”显然没那么性感。由于身处特殊赛道,安邦护卫的运钞车甚至很难开出包邮区。

  安邦护卫背后的武装押运行业,是一个古老又神秘的市场。“古老”在于这个行业的起源可追溯到明朝时期,后在清朝得到了快速发展,至今已有500年左右历史,且一直沿袭了传统“镖局”的人工押送方式。

  “神秘”在于,“当代镖局”虽然自1997年开始已经是市场化运作模式,但由于行业性质特殊,加上政策限制,实际市场化程度不高,且处于区域性垄断的状态。

  据相关规定,武装押运公司应当符合国有持股51%以上、拥有不低于1000万元注册资本等条件,资质获取难度大。招股书披露,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持有安邦护卫55.8%的股权,浙江省国资委持有国资公司100%的股权,也就是说,安邦护卫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浙江省国资委。

  此外,根据规定,目前全国范围内武装押运企业,主要在各自市、县区域内经营,且一个城市只设立一家至两家武装押运企业,少数企业跨市域经营。

  以安邦护卫为例,2019年至2021年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属于浙江省内的项目占比分别为99.36%、99.05%、99.08%。

  全国范围内与安邦护卫类似的武装押运公司不在少数,例如北京的振远护卫、东莞的骏安押运、江苏昆山的平安守押等等,都占据当地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

  对于上述企业而言,行业特殊的经营模式,优缺点也是十分明显。好处在于,只要企业能够拿到经营资质,就可以迅速占领当地的市场份额,形成垄断;但同时发展“天花板”也是显而易见,因为“分地盘经营”的特点,意味着武装押运企业想要跨城经营,扩大业务版图并非易事。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目前大多数武装押运公司服务的主要对象都是金融机构,而且是以现金押运为主,现金以外的黄金、珠宝、首饰、有价证券、机要文件等贵重物品的押运保管基本较少。但随着货币逐步电子化,现金流日益减少,押运需求也会下降,可能会对公司的传统优势业务增长造成冲击。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当前国外包括中国香港等国家及地区都出现了金融押运公司由于业务萎缩而倒闭的现象。

  安邦护卫这次融资招股书表示就是为了提高集团数字化性能同时为公司建设浙江公共安全服务中心项目筹集资金,既不开发新技术也不开拓新市场,整体来看似乎意义不大,躺着赚钱不好吗?非要上市是为何?

  作为一家国企,首要目标显然不是市场。这家公司作为浙江省省属国企,自然也要响应当地政策——“凤凰行动”。

  “凤凰行动”是指浙江省省政府2017年出台的一个政策文件,旨在推动浙江省内的企业上市,并购重组。2017年10月9日,浙江省政府发布了浙江推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凤凰行动”计划。简单来说就是上市公司数量得倍增,而且部分区县都得有一定的上市公司,而已经上市的公司也不能闲着,60%以上的公司得进行并购发展,最后培养一批高市值的公司。

  为此各地方都密集出台了奖励政策,而省政府各个部门也推出相应支持政策,而浙江省国资委更是一马当先,浙江省省属国企纷纷开始了上市的征途,而这次的主角安邦护卫就是浙江省省属国企,之前交表的五芳斋也有国企的背景。

  可以说浙江省全省卯足了劲推动浙江省省内公司上市,一路狂奔,俨然包邮区第二金融中心的形象。所以效果也是相当明显的,自2017年开始,浙江省省内上市公司数量就出现上升趋势,这一年新增数量就达到87家,而2016年仅为28家,增速接近300%。但好景不长,2018年我国经历了一轮熊市,间接影响了企业上市,所以2018年新增上市公司数量回撤,但2021年数量又再创新高。数据还显示,2014年浙江省PE/VC投资交易数量仅为84笔,2021年已经飙升至966笔,几乎翻了十倍。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安邦护卫启动上市辅导的同时,浙江省又推出了“凤凰行动”计划2.0版。按照计划,到2025年末,浙江省要力争拥有境内外上市公司1000家。

  若安邦护卫能成功上市,不仅有望成为A股“武装押运第一股”,还能为老家的“凤凰行动”贡献了一个关键KPI。